神样存在的“娭毑”纯手工美食为啥连连遭曝光?

发布时间:2020-11-17

在湖南方言里,“娭毑”是奶奶的意思。在每个人的记忆中,奶奶似乎都跟“超级大厨”联系在一起,奶奶们的家常手艺也许比不上那些高档酒楼的专业厨师,但再花样百出的美食岂能比过熟悉的味道。

在长沙美食界,就有这样一批神一样存在的“娭毑”:除了坚持手工制作月饼二十多年,引得“一饼难求”的巢娭毑;还有一直以口味虾、口味蟹的长沙重口味特色美食吸引八方食客的四娭毑;以传统漂卤手工制作出一片片似臭还香的臭豆腐,让人们不惜排队苦等的五娭毑……

然而,时至今日,从这些娭毑的故事里,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个殊途同归的现实:“纯手工”、“老传统”与食品标准及卫生标准的日渐高要求渐渐形成了矛盾冲突。

红极一时的“娭毑”们几乎都面临一个“说多了都是泪”的发展困局。她们正遭遇着同样的尴尬、同样的困惑。

巢娭毑:一饼难求的背后

京广铁路行至长沙市树木岭后折而向西,长长的曙光路便被挡在了这里几十年。这里是长沙市雨花区曙光南路的尽头,桔园路在此与之交汇。

9月11日上午,记者沿桔园路往东走,路旁的建筑越来越低矮。这是长沙城中已经不多见的市井之地,不时有卖牛肉的男人用刀身拍打着挂起的一扇扇牛肉,向客户炫耀着他的牛肉货真价实绝无注水;粉面店的老板忙着把一团团碱面丢进煮得沸反盈天的锅里;卖鸡鸭的女人忙着将抹了脖子还在扑腾的禽类塞进褪毛的桶中……当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问起巢娭毑月饼的所在,正在鼓捣鸡鸭的女人头也不抬地用手指了指上坡的方向。循着其手指的方向望去,是这里唯一的高层建筑——都市兰亭小区。往坡上走,开始有三三两两的人向记者兜售月饼,“要巢娭毑月饼啵?才做出来的,还是热的”。

巢娭毑的正式店名叫“巢娭毑月饼糕点店”,就开在小区大门右侧,售卖的窗口前,排着近40人的长队,不少人手中都捏着有巢娭毑亲笔签名的“月饼购买票”。月饼店旁的路边,也有不少招揽顾客的“月饼黄牛”,除了月饼,他们还向顾客兜售“月饼购买票”。

窗口附近张贴着落款为“巢娭毑月饼店”的声明:本店出售的蛋黄月饼39元一斤,五仁月饼25元一斤,请大家不要进行二次贩卖,如发生任何问题均与本店无关!

前来购买月饼的周女士并没有“月饼购买票”,看着长长的队伍,周女士最终在一名兜售月饼的女子那里购买了3斤月饼,价格为65元一斤。记者问一名“黄牛”,还有没有可能领到月饼票时,结果被告知所有的票已经在7月份就发完了。

另一名“黄牛”告诉记者,因为今年被媒体“曝光”,所以前来排队买月饼的人少了很多,“去年这里人山人海”。

9月2日,《三湘都市报》刊发题为《巢娭毑月饼为何引来“黄牛”卖高价》的报道。报道中,除质疑巢娭毑月饼的“黄牛”现象外,还有消费者反映巢娭毑月饼使用的月饼馅料并非其宣称的“纯手工”,而是来自于湖北一家食品企业的机器加工生产,并含有食品添加剂脱氢乙酸钠,其“伍仁月饼”也并没有花生、芝麻、核桃、杏肉、瓜子五种果仁,仅有芝麻仁、花生仁、瓜子仁“三仁”。9月3日,湖南经视焦点栏目也推出相关报道。正逢今年月饼新规出台,巢娭毑月饼和相关报道顿时被广泛关注。

9月5日,长沙雨花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巢娭毑月饼存在的包装不明、宣传不当的问题责令整改。9月8日,巢娭毑本人针对此事件发出澄清声明,对于有争议性的事件一一回应,并称今后会改进包装问题。

根据人民网9月8日题为《巢娭毑手写5页声明:月饼未放添加剂》的报道,巢娭毑称在“巢娭毑月饼”的现场制作过程中,并没放任何添加剂,也没有使用机械操作,月饼中所含的莲蓉是通过正规渠道采购的,符合国家食品安全标准。针对媒体所质疑的“五仁”变“三仁”问题,巢娭毑称“五仁”月饼为员工纯手工制作,里面包含有瓜子仁、杏仁、芝麻仁、花生仁、桃仁五种传统“五仁”,但包装上没有注明。

巢娭毑的说法,与长沙雨花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食品流通生产安全监管科科长李邵洲的调查结果基本相符。

记者试图联系巢娭毑,但其电话一直为关机状态。9月11日,记者两次试图从工作人员通道进入巢娭毑月饼店内采访,均被工作人员阻拦并婉拒。该工作人员称巢娭毑正在忙,让记者到售卖窗口前呼叫巢娭毑,但记者多次呼喊,并无人应答。

每年“只卖两个月月饼”的巢娭毑本名巢金云,1955年生于长沙,16岁进长沙中山路长沙糕点厂当学徒,3年后学成出师。1991年,36岁的巢娭毑在湖南纺织机械厂下岗后,承包了糕点房。2010年前后,巢娭毑月饼神话开始崛起,被视为老长沙传统手工糕点的代表之一。伴随着“巢娭毑月饼”的火爆,仿制者也接踵而来,其中便有巢娭毑的亲妹妹巢雪云、外甥女罗乐果等人,巢娭毑的六弟巢双龙也在天心区“巢嗲嗲”月饼店并注册登记商标,巢氏家族也因这一品牌纷争不断。

对于“黄牛”泛滥甚至是月饼店与“黄牛”合谋的质疑,巢娭毑在声明中称其与“黄牛”“没有任何关系”,她甚至经常跟“黄牛”“发生争吵”,“有时还受到语言攻击和人身安全威胁”。

因为无票,家住长沙望月湖小区的符先生只能选择在“黄牛”手中购买了两斤月饼,“听人说好吃,大老远的跑了来,总得带点回去给女儿和老婆尝尝”。从星沙过来的文女士这次身负表姐、好友几家人的重托,同样也因为没有月饼票只能购买高价月饼。在拿到月饼后,文女士迫不及待地掰开一个尝了鲜,“确实挺好吃,和那些糕点店、酒店里的不一样”。

被媒体曝光后,依然有这么多忠实的月饼“粉丝”热心追捧,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理感受?尽管记者通过多方努力,始终没能采访到巢娭毑本人。跟很多观众一样,记者也只能从电视屏幕上落泪的巢娭毑那一帧画面里去揣测她内心的五味杂陈……